Author: admin

据说这个梦幻灯光节照亮了三亚



  在三亚凤凰机场贵宾楼对面,远远看去隐约浮现在眼前的各色灯光,好似一片灿烂星空,走进了才知道别有洞天,原来这里就是最近流传于三亚大街小巷,而被人们熟知的:“新春嘉年华”梦幻灯光展。

  从梦幻灯展的入口走进去,沿途就是一条绚丽多彩的走廊,行走其中,宛如步入仙境,四周全部使用了各色的彩色小灯装点,形成了一道道靓丽的彩虹道。

  门口的LED粉红色欢迎树,是来自非物质文化遗产四川自贡的作品,这个享誉世界的自贡灯花,漂洋过海来到了三亚,经过30位非遗传承人历时30天,以匠人之心手工雕琢的时光之影成为欢迎八方迎客的灿烂之花。

  在四川自贡,有这么一种说法:“灯映月,增一倍光辉;月照灯,添十分灿烂。观不尽铁锁星桥,看不了灯花火树。”赏灯传统的中国年味儿习俗活动,自贡灯会本身也是一门历史悠久的传统手艺,至今类似灯会的文学艺术作品都流传不息。

  穿过梦幻走廊,漫步园区之中,迎面就看到象征鸡年吉祥的金色大公鸡出现在正中央,祈福天下安康,色彩斑斓的光影金鸡 畅想三亚凤凰镇,第一声新春的祝福从这里鸣叫!

  站在金鸡旁边,就是园区的最高处,能够一览无遗这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地方,右前方是欧式风格的风车,白雪公主的水晶鞋也遗落人间,来到三亚这个美丽的地方。

  左前方,20米巨型凤凰造型花灯,一尊憨态可掬的财神喜乐无比坐在这里,满足了所有人新年的愿望,世俗的,平凡的…,新年,其实就是新的开始,少不了财神,好运和幸福在看到它的这一刻,将一年陪伴着你。

  旁边一座巨型的“雪山”上,来自雪山上的雄鹰展翅高飞,寓意又是一个高飞的季节。

  转身来看,左边浪漫区域,这里巨型钻石造型静静的安放在中央,四周的蓝色彩带,犹如一道道魅力十足林荫道,似乎是等待浪漫的开始,也是每个少女心成长的梦。

  右手边,直径六米的人造月球,月球底下是白色的“三亚梦幻灯光节”几个字似乎在月光下变得十分皎洁,而“美丽三亚,浪漫天涯”恰如气氛的塑造了这份神秘而亲近的浪漫。

  

  

  仔细看来,这里不仅仅只是适合浪漫,孩子们喜欢的熊猫、梅花小鹿、火烈鸟、狗熊、老鹰等各种奇幻动物灯等着孩子们来合影。

  

  这里有:30000平方米环球灯光艺术节,5000平方米趣味儿童亲子园,1500平方米环球美食博览会,几乎囊括了三亚度过一个美好夜晚的所有元素。

  据说附近机场的空姐很喜欢来看这里,据说那些喜欢看到美女空姐的宅男们,已经开始宠宠欲动,而无论是空姐在拍照,还是你想要合影,或许这都不是梦。

  这里可以漫步其中,享受二人世界的甜蜜,这里可以独自一人感受宁静,这里能够让灯光下的剪影变得神秘难测,这里就是一场故事演绎的开端,这就是来自三亚梦幻灯光节的新年问候!

 

 

 

环游太平洋46天第21天:世界上最美的海域—波拉波拉



 

 

?

2016年12月20日,星期二,天气:雨,26-28度。

大溪地帕皮提岛的回忆还未消退,一夜的航行,我们又到了另一个仙境。第二天早上醒来,我们已经到了法属波利尼西亚的另一个最美海岛 ― 波拉波拉岛。之前一直都是环岛游,听说这里很美很美,于是这次我们准备一定要去浮潜,没想到确实给了我们一个惊喜。

?

?法属波利尼西亚118个岛,最受欢迎的是大溪地和波拉波拉,提起哪里最美,年轻的船员说“波拉波拉是我的最爱,mua”地散出一个献给波拉波拉的吻。300万年前,波拉波拉岛还是一座火山,从海上升起,周围的珊瑚虫逐渐形成珊瑚礁石,接着火山死亡冷却,逐渐下沉,珊瑚礁却吸收钙质,越长越高,变成了现在的波拉波拉,只剩一圈珊瑚环礁,围着曾经是火山的泻湖,当年曾达到5000多米的火山,如今只剩下725米高的奥特马努山尖,作为曾经存在的证明。

?

波拉波拉岛很小,只有几千人口,也没有能让我们的大船停靠的港口,大西洋号只有停在岛外海域,我们2000多人,乘有上下两层座位的橙白色接驳船,滑行10分钟,登上这个珊瑚环礁,中国游客瞬间占领了全岛。曾经觉得只有独自旅行,才能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壮观风景,跟旅游团看到熙熙攘攘的中国人只觉得聒噪;现在突然发现,如果一个团的阵势够大,如今也见到了难得一见的登陆盛景,也是非常有趣。

?

这座小岛一切都极简自然,建筑几乎全是小草屋或铁皮顶的小房子,岸边最大的草棚是集市和游客咨询中心,听说有大量中国人上岛,码头周边有私人船家竖着各种海报和导游图,还有一个海报上用拼音歪歪扭扭写着“SHAYU(看鲨鱼)”,还画蛇添足加上了错误的声调,其实想想老外能做到这点也实属不易。我和船上认识的十几位朋友租了一条船,每人50元,他们的价格视人多人少不同,大约在人均50-70美元,随船赠送一位船长,两位精壮的水手。登上草叶装饰的带棚螃蟹船,租船给我们的当地老板娘吻了最帅的水手,对我们船上的姑娘说“这个是我老公”,指着船长说“那个是我爸”,又指着另个水手说“这个,单身,你们随意”便推着婴儿车挥手送我们出海。

?

我们的行程是从我们的码头附近开始的,也就是波拉波拉西边,逆时针绕岛一周,我们的行程是:深潜看鲨鱼―浮潜看鳐鱼―浮潜看珊瑚―在沙滩上休息―环岛回船。目前应该是这一带的雨季,今天多云有些阴,不适合拍照,气温却非常高,蒸的人有些疲乏,我们姑且背着泳具,想单纯玩水解暑,没想到这天竟成为梦幻的旅程。

?

出海以后天灰蓝,海也灰蓝,远处的灰山脚下卷起带着一排排白边的蓝色浪花,海风吹起,燥热退了,船东说浪有些大,问我们有没有人晕船,大家表示没问题,我们就逐渐离开环礁,往深海开去。两位深棕色皮肤精壮的水手仅围着绿色的裆布,随着船行弹着乌克丽丽,打着手鼓,好像音乐有魔法一样,浅灰蓝色的海水逐渐变得深蓝,礁石也不见了。唱完当地语的波拉波拉之歌,教我玩了一下手鼓,水手说到地方了,大家可以下去潜水了,船上有几套脚蹼和面镜可以借用。

?

海浪卷起一层层蓝白色的花边,打得船有些晃,大家还在矜持犹豫下不下水时,来了海鸟,远远露出几幅白底黑尖的鱼鳍,游来几条一米多长的灰色小鲨鱼,船上骚动起来,几乎所有人都跑到船一侧,我和水手担心小船会翻,和船长一起赶紧站在另一侧压秤。小鲨鱼开始绕着船打转玩耍,船上有几个早就把泳衣和潜水服穿在身上的姑娘小伙激动不已地下水了。

?

船长穿着泳裤坐镇船上,两位纹着花背花臂的水手下水逗小鲨鱼,告诉我们只要不侵犯它们,身上没有流血的伤口,它们是不会咬人的。随着海风吹,渐渐感到晒,云层不知道什么时候散了,阳光透过船上装饰的树叶映到脸上,深蓝的海水像铺了银箔,鲨鱼背上也波动着一缕缕银白的花纹,在四周玩耍却不贴近人,一游近它们就嗖地窜走,留下一条闪着银光的水痕。船上会水性的人也顾不得矜持换了衣服,能潜的潜,不能潜的也游着扑腾一下阳光。

?

海风清凉,日光耀眼却不觉得热,亚洲人是很容易晒伤的,每隔一小时就要补防晒霜,或者干脆穿长袖长裤的防晒服,那些没穿长袖的人都晒伤了,我虽然穿了长袖的浮潜服,但不想穿浮潜长裤,结果下肢也难逃烤乳猪般的厄运,问题是晒伤了却丝毫没感觉到,回家发现的时候悔之晚矣。抖着白花边的一缕缕蓝色海浪卷过来,看起来不大,却能把人推出好远,水性不够好的人需要抓住船上放出的安全绳,上面系着泡沫救生衣,船长和水手时刻招呼我们不要离船太远,否则海浪卷来怕我们漂得远了船上看不到。

?

玩了半个小时,水手招呼大家回到螃蟹船上,湿漉漉的大家唧唧喳喳谈着鲨鱼,不会游泳的几位也骚动着跃跃欲试。我们从深海回到浅海,顺着波拉波拉环礁往南开了两首歌的距离,深蓝的海水变成湛蓝色,变成天蓝色,变成浅浅的青色,太阳照到水底的白沙滩,泛着碎碎的金,浅青色的海水更加波光粼粼。到了水深齐腰的地方,我们可以浮潜了,这次不论会不会游泳,带没带泳具,全船人都哗啦啦下水了。

?

又有迅速敏捷的小鲨鱼和一群巴掌大的黑色神仙鱼好奇地接近我们,游着游着水底不知从哪里出现一片片黑影,定睛一看拖着长长的尾巴,竟然是好几条鳐鱼,一点也不怕人,游得慢,直冲我而来,宽大的双翼贴着我游过。鳐鱼到来吓得几位女士惊呼出声,水手的鼓励游客摸了鳐鱼柔软的翼和带硬刺的尾巴,许多人发出又惊又喜的笑声。后来我才发现,船上的水手用小鱼去喂它们,所以才有这么多鱼将我们团团围住。

?

其实严格说不应该喂这些鱼,因为会破坏自然生态,所以,我也不愿意去触碰那些鱼儿们,尽管内心很想去抚摸一下。但有一条很大的鳐鱼竟然冲过来,用嘴部顶住我,我只能摊开双手,水手去托起它,它才滑开,船上的人帮我拍下了这一幕。我躺在水里漂着,竟然有鳐鱼游过来,翻卷的双翼软软滑过我的脸,我站起来踩着碎珊瑚沙滩缓缓后退,它像只小狗一样跟着我游过来,估计是以为我有鱼给它们吃,还有一条鳐玩耍似的咬了我的手指,虽然没有攻击的意思,没有咬破或出血,也不痛,但看见它们锋利的牙齿,还是怕有危险,所以我尽量避开她们,但是鳐鱼还是傻乎乎地跟着我游,于是我就游向几条平底船,因为船上都是我们大西洋号上的老年游客,看见鳐鱼又不能下海,急得大喊大叫的,果然鳐鱼跟着我游了过来,船上的游客兴奋得狂拍了一阵子。

?

又在船边闹了半小时,船长招呼我们回来,大家已经完全进入兴奋状态,海风吹着湿发,随着鼓点和歌声摇摆,乘船去波拉波拉东南角看珊瑚。这个停靠点约两三米深,浅蓝色的水光中有很多神仙鱼和小丑鱼,但它们生性胆小,我们刚来就吓得不见了踪影。海风刚吹干头发和衣服,没有潜够的我们又下船玩水,还有朋友掏出防水Gopro来拍照,玩得尽兴,想留下纪念影像。水底的珊瑚因为游客频繁下水和温室效应,有些奄奄一息,真实地激起了我们想要保护这片净土的心情。

?

大家真玩够了,上船继续吹海风,吹干了衣服,大家就在船上套着浴巾或裙子换衣服,船也经过了唯一的公共海滩马提拉海滩(Matira),接着经过圣诞期间停业装修的希尔顿酒店,和前方的半岛酒店、索菲特酒店,看到沿岸大溪地和波拉波拉引以为傲的水上草屋。

?

船载我们登陆了一个安静宜人的私人海滩,海滩上有乘凉的小草棚,沙滩边的石缝里满是背着各种花色壳的小寄居蟹,要是抓起来还会钳手指,虽然不会流血,但小螃蟹执着地钳得紧紧,还是痛。纹身的水手教我们劈椰子,请我们吃椰子、喝水,我们发现他背上的纹身居然是宠物精灵Pokemon里的小火龙。在沙滩上休息时,我们还吃了老板娘烤的椰子蛋糕,原料天然,带着奶味,清香不腻。

?

船上的水手穿着最传统的服饰,其实就是一个围裙遮挡一下,给我们演示如何快速开椰子,还让我们上去实验。原来就是将带壳的椰子朝着尖树桩上撞过去,然后用力往下一压,椰子壳就弄开了,接着继续将没有壳的椰子撞下尖桩,用力掰成两半,便打开了里面的壳,可以吃了椰子肉,喝椰子汁了。

?

淌几步水回到船上,累了的大家就靠着船边兜风,魔法般变幻的蓝绿色和顶着云团的岛屿怎么也看不够,当我们的大邮轮出现在视野中,迅速由远及近,才意识到已经回到了登陆的小港口。这次玩得尽兴,我们每人又给了500当地币,约5美元小费。

?

波拉波拉岛上的居民相当悠闲,很多餐馆晚上6点才开,唯一开放的就是几家卖珍珠的商店,靠近港口的超市,和一家离港口几百米的咖啡馆,今天都被占得满满当当。大溪地换的波利尼西亚法郎在波拉波拉可以继续用,小超市用美元买东西汇率就不是1:100,只有1:90了。沃达丰的上网卡在这里也是3G信号,看了沃达丰的覆盖地图,大溪地、茉莉亚岛和波拉波拉都有3G信号,南部的诸岛覆盖2G信号,北部的岛屿基本只有1G信号。

?

听说波拉波拉鱼市下午四点半开放,但食物不能带上邮轮,兴趣不大,游累了的我们便乘着夕阳,喝着本地的菠萝汽水,坐接驳船回大西洋号。波拉波拉当地人也为中国大船的到来兴奋不已,有人划着小艇追着我们的接驳船,还有年轻人在岸上跟大西洋号拍照合影。

 

 

 

 

 

 

 

云南有座慢到不需要红绿灯的县城,美食辣舞不思归



  每一次来到西盟,车到孔明山,远远眺见半山腰灯火阑珊处,若隐若现的西盟宛如披上睡衣的少女,美轮美奂,长途奔波的疲劳顷刻消尽。也正是为了微城那一丝丝的灯火,多少人,安然而来,静静守候,不离不弃。

  西盟山的一年四季只有一种颜色,绿。春天嫩点,夏天郁点,秋天素点,冬天更深了。潭在林间、林在山间,城在林中,一切都那么自然融洽又那么唾手可得。依山傍水的城不少,但包裹在原始森林里如此小家碧玉的微城算是唯一吧。

  西盟是一座慢城。一座慢到不需要红绿灯的城,一座可以让时间停下来的城。正因这样,西盟才会成为一块含苞欲放的净土。远离喧嚣,远离文明,一旦走入微城,浮躁会被打磨。

  西盟是《阿佤人民唱新歌》的诞生地,这里建有一座《阿佤人民唱新歌诞生地》的纪念碑,2002年被定为西盟县县歌。

  古往今来,佤族人民把木鼓当作灵物崇拜,是佤族的通天神器,认为敲木鼓可以通神灵,驱邪魔,降吉祥。以前,当遇有战争等紧急事态。用木鼓示警集众;猎手捕获虎豹等野兽,也要击鼓表示敬意。逢年过节或宗教祭祀之时,木鼓更是振奋人心的乐器。

  佤族最高级别的欢迎宴“窝朗宴”,窝朗原来是氏族祭司,多由酋长兼任。窝朗地位特殊,居住大屋,且有特殊装饰。窝朗宴自然也就成为了佤族最高级别的欢迎仪式了,来到佤部落,第一个惊喜就是窝朗宴。

  阿佤姑娘的“甩头舞”,是一种激情的绽放,是一种追求的力量,是一种无言的震憾。通过“甩发”展现佤族女子喜爱蓄留长发并时常在竹楼阳台洗发、甩发、梳发的场景和爱干净、爱美的习惯,通过甩发展现佤族姑娘美丽善良、勤劳豪放的品格。

  欢快的佤族歌舞,使观众们沉浸在自己想象中的“世外桃源”,让人领略在彩云之南那端,有一个被誉为“天赐普洱,世界茶源”的人间乐园。

  一个繁华、圣洁、如画的西盟新县城以自己文明的英姿,矗立在这美丽的龙潭边,一个春天般的故事,新世纪的强音,把龙潭城池装扮得更加富丽堂皇,水城倒影,如诗如画。

  在普洱市的很多龙潭中,勐梭龙潭最负盛名。这个地处西盟佤族自治县县城边的龙潭,不仅大,而且充满神秘色彩��每年4月木鼓节前后,清澈的湖水会变浑浊几天。由于距勐梭龙潭不远的缅甸弄曲龙潭,也会同时变浑浊几天,当地人认为,两个龙潭是情人关系,水同时变浑浊是因为它们在约会。

  清晨的龙潭,透着一丝金黄色的光,笼着一层娇柔的水气,没有一丝风,偶遇一根卧睡千年的苍天古树,一对游荡的小野鸭,也不忍心去惊醒如此的静美。

  纵目远眺,只见勐梭龙潭像一条水灵灵的巨龙,坐卧在远山下,水面开阔,在明媚的阳光下,湖面金光万点,湖周围绿树成荫,郁郁葱葱。山、水、天三者相互映衬,山景在龙潭里形成清晰的倒影,美不胜收!

  佤族朝拜神灵的圣地�“龙摩爷”,坐落在长满参天古树的坝子上,这里陡峻山崖,溪流湍急,茅屋木鼓,遍地牛头。佤族用牛头来做祭品,所以牛头也就成为佤族人民的图腾和崇拜,这里绝岩峭壁上摆的,苍天古木上挂的,茅草房上放的,地上堆的,白骨累累,成百上千。

  “龙摩爷”是佤族朝拜神灵,祭祀祖先,祈福求安的地方。 在过去,每当举行重大活动或者部落与部落之间解决矛盾和纠纷时,阿佤人都要举行盛大的镖牛活动,并在镖牛活动过后,把牛头送到龙摩爷圣地,举行隆重的祭祀活动。久而久之,这里的牛头越来越多,成为了牛头的群落。如今,这一古老的仪式仍在延续,并开始向外界展示。

  傍晚,站在龙潭森林里的那一侧,看这一侧城市里金黄色的灯光一盏盏点亮,星星点点的萤火虫踏着着蛐蛐和知了的节奏翩翩起舞,一直想找一种感觉,却不知不觉陷入了另一种感觉,仿佛走进了安徒生童话,仿佛又回到了乡村的感觉。

  世态太浮躁,人生需要退步,但不是逃避,也不是为了厚积薄发,而是千帆过尽。若心太繁重,退到西盟,在经历人生百态之后,让心灵自由的呼吸,洗去肺上尘埃。(感谢西盟县委宣传部提供的资料帮助)

  走进西盟

  西盟县位于云南省西南部、普洱市西部。东北、东南环接谰沧拉祜族自治县,南与孟连傣族拉祜族自治县接壤,西、西北与缅甸相接,国界线长89.33公里。西盟县人民政府驻地位于勐梭镇,距省会昆明675公里,距普洱市人民政府驻地260公里。县内东西横距40公里,南北纵距60公里,总面积1353.5平方公里,勐梭镇有3000余亩河谷平地,其余乡镇均为山区。

 

 

 

 

人物 一个街头跑步少女,跑过之后留下的是……



  

  

  在中国大都市的街头,总是冷漠的,无论多么鲜艳的建筑,都被灰色的雾霾蒙着,像落满灰尘的西洋画,画的时候喜笑颜开,一旦挂在那里,就被遗忘了似得,了无生趣。

  济南深秋的街头,也是这样的黯淡,可总会看到一个拎着旧木箱跑步的街头少女,习惯性的帽衫罩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脸。

  她跑过落满梧桐叶子的人行道、跑过满是裂纹的水泥小巷、跑过街角那根旧旧的隔离墩、跑过那个守在同心圆里面的1984年的下水道铸铁井盖。

  她拎着的那个木箱子旧旧的,里面是什么?难道是那个满是武器的天下第一兵器?还是她赖以谋生的某一件设计精巧充满机械感的仪器?

  当她跑着跑着,忽然就被什么吸引,她停下脚步,仔细端详着,然后,慢慢的蹲下来,打开那个木头箱子。。。。。

  

  

  哦??原来是装满彩色粉笔的木头箱子,这是街头的无人僻静处,那些来去匆匆的都市人,从来都没有仰望过天空,也从来没有凝视过街角。

  她是一个会魔法的少女,她总是在你们不注意的地方,种出来惊喜。

  这三个野草头的小男孩,两个在聊天,一个被冷落的有些小脾气。

  

  站在铁链上还歌唱的鸟儿

  

  给心上人送去惊喜的小老鼠,还贴心的写着“NO CATS”

  

  一条羡慕着平凡生活的恶龙

  

  孤单的自己玩着自己尾巴的绿蜥蜴

  

  粉红猪在天上飞呀飞呀,来看望被囚禁的好友小绿妖。

  

  一个自闭症小老鼠,开了门偷窥着街头快乐的去上学的小伙伴。

  

  你压着我的头了!!!!!!我可是瑞格微世界派来的恶魔哦!

  

  我的小心肝儿,安心的睡吧,睡在我的花蕊里。

  

  来呀,来呀,我用小蚯蚓来撩骚你,爱我就来上钩吧。

  

  我不开心,我不开心,你揪着我的头发了!!!!

  

  请让一下,让绅士先走!

  

  爸爸、爸爸、陪我们一起打扑克吧!

  

  妈蛋!!!!欺负我儿子的那只丑猫咪在哪?!

  

  妈妈,妈妈,我钓到一条大鱼?!!!

  

  刚好这里有一只红色的桶,顶着玩一玩!!!!

  

  

  她画的每一幅在街头的画,都像是一幕童话剧,无论画的是什么,都是萌萌的,给人暖暖的感觉。

  在这个冷漠无情充斥着叮叮当当铜钱味儿的时代,在都市冷漠无情陌生可怕的街头,当你一转角,低头看到这一个彩色的,仿佛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粉笔画,是不是有那么一瞬间,被暖到?!

  她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济南女孩儿,喜欢上这一种极其小众的美术,这种美术不能去参加什么评奖,也不能当成商品来售卖,也不像大幅涂鸦具有商业价值,但她依然坚持着这样一种属于自己的、貌似无用的爱好。

  当所有人,包括家人都在反对她的时候,她依旧坚持着,坚持了五年。直到有一天,任何反对都抵不过爱的时候,她终于得到了家人的认可。

  绘画是一种说不出的心境,在她的世界里,整个世界都变得轻盈,如同,爱丽丝的仙境。

  让我们听听这个拎着旧木箱跑步的街头少女的自白吧:

  说是街头文化,我希望你能知道的是,这并不是多么遥远,多么叛逆,多么不靠谱的事儿,只要你喜欢,它就是你的生活。我是彦婷,一个喜爱跑步,登山,滑雪,速降的女孩,我来自街头。

 

 

 

在三亚有椰子养活一家人的故事



  椰子在三亚遍地都是,似乎是最普通的一种商品,每一个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来到这里,和去了东南亚各国一样,必然会品尝一番椰子,喝点椰子水,喝完水以后把里面的肉挖出来吃掉,这些看似平常不过的动作和经历背后,却有着深刻而不同寻常的意义。

  热带的三亚,与生俱来有着和全国很多地方不一样之处,就如同去沙漠里,必须跟随骆驼才能走出沙漠一样,椰子在椰子也同样有着不可取代的意义。

  来到外贸路中段,这个卖椰子的地方前,决定先去第一市场转转,来到美大香味海鲜加工店,相比于之前人气似乎更旺,还好不是吃饭的时间,否则也不会有安静的地方可以坐坐。

  原计划春节期间做一次海鲜购买和加工的直播,按照目前的情况想要预约恐怕难度有点大,只能到时候临时决定,期待那一天不要太久,相信很多朋友希望了解到更及时和深刻的信息。

  店里环境乘着人少又被清洁过,整齐干净,舒适感还是很棒的!

  北方的冬天很早就黑,北纬十八度的三亚,一直能够持续到六点以后,这也让人有点想找点慵懒的感觉几乎都难,从美大海鲜加工店走出来,乘着阳光正好,决定去外贸路喝椰子。

  卖椰子的人叫三姐,我经朋友介绍第一次见到,原本以为会是一个店面,结果发现只在过道里,虽然环境简陋,慕名而来椰子的人确实不少。如今在景区椰子大约是15元每个,在这里9元每个,说实话,这是良心所在了。

  曾经1.5元一个椰子的岁月早就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三姐曾经从年少至今而立,从最初的一无所有,点滴积累,最初时候,路边随便可以摆桌子,相对生意好很多,如今为了保证安全和减少隐患,不能在路上放桌子,所以很多人大部分都是来打包带走。

  坐在这里大约半个小时,来回已经有很多拔人过来买椰子,旁边有个游客说:刚刚买的椰子喝了两口就没水了。三姐耐心的解释,怎样才能挑到好的椰子,怎样的喝水和吃肉都不错…不厌其烦。

  我说想拍拍她,反倒是显得十分拘谨,后来她把手伸出来,这才发现这双手上面写满了岁月的痕迹,卖椰子也不是那么简单。

  每天那么多人来买椰子,需要不停的挑选,不停的砍开,所有的程序都是一气呵成,普通男子都需要费很大的力气,即使掌握了技巧,日久天长,岁月始终都会在手上留下痕迹。

  说起马上过年了,问问要不要回老家过年,三姐说不回去了,很多人要买椰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