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由于冷战时期 女子产假公司解散 佛头建别墅被举报

日本高级军官支招日舰闯南海 列出五大好处 日菲海上力量南海联合演习   日本作为二战战败国,曾经有过侵略亚洲各国,给亚洲各国带来苦痛的邪恶历史,在战败后本应深刻反省历史,为人类的和平多做正面贡献。然而由于冷战时期,日本成为了东亚的“桥头堡”,美国对日本改造不彻底,还投入了大量武器装备来扶植日本抗衡苏联,直至今日,虽然冷战已经结束,但是日本由于改造不彻底,军国思想仍然根深蒂固,美国《外交学者》杂志2月2日就发表了一篇由日本海上自卫队大佐下平拓也的文章《为什么南海需要日本军舰》,尽管网站宣称作者的观点并不代表日本官方观点和政策,但是从这名日本高级军官的文章中仍然可以看出日本一部分人的想法。   文章称,冷战已经结束25年了,但日本海上自卫队仍然是一支冷战时期的力量。美国海军战争学院詹姆斯-霍姆斯教授认为,日本海自的设定就是用来和美国合作来应对来自苏联的威胁的,因此日本海自特别精通反潜和扫雷的功能。到现在,日本海自希望改变自己的定位和目标,为实现一个在东亚地区作为一个新的“安全”角色并且能为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做出“积极的和平贡献”。在21世纪的条件下,日本海自最现实的“维护安全”的做法是进行所谓的“非战斗军事行动”,比如和美国海军一道进行人道主义救援、打击海盗等,这些行动已经进展不少,然而美国和日本在2015年4月修订国防合作协议以后,双方的安全方面的合作会更加加强。未来日本可能会在其他区域帮助美国的合作伙伴,包括菲律宾和澳大利亚等国。   文章称,美国海军和日本海自都发现了亚太地区的“海上安全挑战”增加了,由于中国海军的发展,并且建立了自己的区域拒止战略,在东海和南海威胁到了美国海军。而南海作为中国海军对印支地区力量投射的要点,战略地位尤为突出,中国已经采取行动。东盟峰会于2015年11月在马来西亚举行,当时东盟国家明确指出,域外国家比如美国应该尊重和支持该地区努力维护和平和稳定。然而美国却并不这么想,尽管东盟已经明确指出了不希望域外国家插手南海事务,但是美日这两个域外国家仍然对南海蠢蠢欲动,并幻想担忧中国会对其主要航线包括石油天然气的运输带来影响,由此来对南海进行干涉。有人士已经指出,美国和日本作为域外国家不应介入这一区域,然而美国的触角在亚太伸入已经几十年了,美日在亚太的关系紧密,日本需要寻找“创造性”的解决方案来解决日美在南海面临的问题。   文章称,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最为一个大陆国家,中国希望巩固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而日本和美国必须解决“中国对地区安全造成的挑战”。日本现在正在加强和东盟国家的关系,但是中国力量的崛起日本应该采取一些措施来参与国际安全事务,比如日本海自从2009年3月开始在索马里海域进行反海盗任务,该海域是连接欧洲和亚洲的“咽喉”,是世界最重要的航道之一。而南海也是连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重要航道,保护南海“航行自由”也至关重要,所以日本因此可以有理由掺和南海事务。   不过,这位日本海自的大佐也非常明白,在历史上,日本军国主义曾给东盟国家带来许多痛苦。不过他天真地认为日本在过去的70年时间里已经恢复了对亚洲国家的信任,而且2016年已经和日本战争时期完全不同。日本应该明确这种差异,来应对国际社会持续的负面形象,通过积极参与和美国一起进行安全行动,特别是加强日本和菲律宾之间的关系,这样有助于维护南海和平稳定。日本在南海的行动包括比如侦察、监视和获取情报。这在南海相当关键,而且日本和美国在几十年的合作基础上已经达成了相当高的默契,提高了两国海上部队的互操作性。这名大佐甚至列出了日本在南海进行“非战斗海上行动”的五点好处,首先,日本在南海的行动可以向美国“表忠心”,有利于提高美日联盟的紧密度,第二,日本可以显示其对亚太地区和平的主动程度,第三,有利于提升国际社会对日本的看法、第四,中日可能会在南海有机会进行合作,当然,这些都以美国为主导、第五,这可以让日本自卫队“走出去”,对日本有明显好处。   这名日本高级军官的想法实际上代表了不少日本人的想法,在受到几十年“战败国”的约束下,日本不能进行海外行动,但随着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终于按耐不住想要“走出去”。而美国在南海的“自由巡航”以及亚洲再平衡战略给了日本这样的机会,日本现在上下撺掇摩拳擦掌要加入美军在南海的行动就是证明。然而日本军国主义苗头正盛,本来改造的不彻底,现在又放松了对日本的管控,当对战败国约束的“枷锁”一点点松动,这个之前的军国主义“野兽”会不会再搅乱世界和平?美国这个南海域外国家现在正削尖头钻进南海来破坏地区和平,日本也正是看准了这个时机,想挣脱枷锁。而这位日本军官的想法,也正是出于此意。对此,国际社会不得不防。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