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最美好的地方(序与跋)



 

  决定出这本文集,是在2015年12月。因为难以忘怀,军旅人生中,一次次赴边防一线的采访,一次次与基层官兵的相识,还有美好的泪光和一次次的凝望。

  戎装在身,使命在肩,注定军人对情感不一样的表达。很多时候,相逢、相识与别离都是在一声号令下,无论是怎样的情感都必须迅速打进行囊,甚至来不及说一声再见,道一句珍重。战友之间深厚的情谊,很多时候并不需要去注解,但多年以后,依然会记得。

  作为军人,我已习惯了这样的默契酣畅,但也轻易不敢面对战友之间的离别。因为我知道,真情会让泪水毫无遮掩地流淌,只要遇到那一样的双眸。很多时候,不敢开口说一声再见,宁愿让友情的泪水浇灌在心灵最美好的地方。

  忘不了,那些在一线带兵的各级指挥员,当听到驻守大漠戈壁、边防海岛的基层官兵找到了对象、结婚生子时,他们刚毅的目光中所闪动的幸福的泪光。

  忘不了,我曾有幸参加的由空军政治部组织的一个英雄事迹报告团。数千名刚刚入校的大学生,端坐在小马扎上倾听着,那一片眼神是纯洁的大海。我瞬间读懂了,那海一样的眼神里将种下知识、刚强、血性和崇高。

  忘不了一位叫天娇的女兵,第一次遇见她时的情景,深深地珍藏在我的记忆里,从未丢失过。她是一位牺牲飞行员的女儿,一位英雄的后代,一位以顽强的毅力和精神考上军校的研究生。12岁就永远失去了父亲,注定了这个女孩儿不一样的人生。

  收进这本集子里的文章,每一篇都是曾经打动过我的故事,我愿把它凝结在笔端,倾注在文字中,镌刻在时光里。

  出这本集子,我还有一个心愿,感恩在我成长中给予我鼓励、帮助、教诲的师长、战友、老师和我的亲人们。毕业时,一位老教授在我的纪念册上写道:新闻语言应该像你的名字一样有泥土芬芳,有缤纷色彩! 这又何尝不是我对新闻事业的追求。当《女兵故事》《新兵故事》见报后,来自师长、战友和同行的鼓励是那样的珍贵,“很接地气,谢谢您给读者的精神大餐”,“写得好,基层带兵干部要好好地学习”。这种鼓励,也对我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

  犹记得,父母在世时每次拿着女儿并不多见的文章,用欣赏的眼光反复品读时的情景,那是多么温暖的时光啊。每一次和兄妹一起,带着我们各自的爱人和孩子为父母扫墓,我都会把发表的文章作为祭语向父母汇报,我相信他们在天上能听得到、看得见。

  于是,就有了今天这本集子。作为记忆的收藏夹,在心灵最美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