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光头山” 今朝“花果山”



  在江西赣县阳埠乡阳埠村,漫山遍野绿意葱茏,一排排果树茁壮成长。曾是矿老板的韩先林指着自家300余亩果园感慨地说:“当年搬山挖矿,如今种树栽果。去年试挂果收了两万斤脐橙柚子,按现在的行情,今年能保本,明年就赚钱啦!”

  几年前这里还是一座沟壑纵横、岩石裸露的废弃稀土矿山。昔日寸草不生的“光头山”是如何变成山清水秀、果实累累的“花果山”的?韩先林告诉记者,是废弃矿山复垦复绿工程,让这“光头山”变成了“花果山”。

  地处江西南部的赣州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素有“稀土王国”“世界钨都”之美誉。依托资源优势,稀土、钨产业已发展成千亿元产业,为该市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悠久的矿业活动在促进经济发展的同时,带来的是环境的恶化和矿区地质灾害隐患的威胁。凡是开矿的地方,几乎都存在废弃矿山对环境的破坏问题。据统计,2011年赣州全市废弃稀土矿山497个,破坏面积97.34平方公里,稀土矿地表土酸性污染面积达60平方公里。

  近年来,国家明确将赣南定位为“我国南方地区重要的生态屏障”。赣州市痛定思痛,决心拿出刮骨疗伤的勇气,治理废弃矿山。

  “每一个废弃矿区的地形都不一样,而且由于开采让地貌很不规则。”赣州市矿管局负责人说,“为了更好地实施废弃矿区复垦复绿,我们遵循宜耕则耕、宜林则林、宜水则水、宜工则工的原则,将废弃矿区恢复成农用地、林果地、水塘或工业用地。”

  安远县车头稀土废弃矿区,一度被称为“秃头山”,造成山塘、水库、河道淤积1500多万立方米,淹没农田1500多亩,经过环境治理,一排排整齐的桉树枝叶婆娑,碧绿的脐橙树上硕果累累。龙南县足洞稀土废弃矿区引进社会资金,栽种多种生物物种,采用“山顶栽松,坡面布草,台地种桑,沟谷植竹”的整体布局,走出了一条“林―果―草”改造模式。寻乌县文峰石排稀土废弃矿区,因为靠近206国道,又有很多稀土尾砂,该县将此地开发平整为工业用地,如今已经打造成了工业园区……

  到目前为止,该市废弃矿山已治理47.7平方公里,正在治理28.8平方公里,未治理20.84平方公里。赣南山间数万条小溪重新流淌起清水,一路欢唱着流向赣江、汇入长江,流向东江、汇入珠江。

  “如何协调‘吃山’与‘护绿’之间的矛盾,是谋求绿色发展必须破解的首要难题。赣州从‘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中摸索出一条生态还原之路,全面推进矿山治理和生态开发,各地‘复绿运动’如火如荼。”赣州市发改委主任黄明哲说。

  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末的谭志明,来自全南县南迳镇黄云村一个普通农家,他家与盛产钨矿闻名的大吉山仅一山之隔,谭志明和他的父亲,曾经靠采矿养活一家人,在这场废弃矿山“复绿运动”中,他转型为发展生态绿色产业的民营企业家,其创办的全南县厚朴生态林业有限公司,带动了全南“芳香产业”的发展。他将废弃矿山改造成10万亩花木基地,让全南县4000余名贫困群众斩断了穷根。

  信丰县学堂嘴稀土矿,矿区内560亩土地恢复了种植功能,果树的种植还为当地群众提供了就业机会,群众实现安居乐业。石湾环球陶瓷有限公司坐落在寻乌县文峰石排稀土废弃矿区改造的工业园,该公司实施的南方稀土尾砂资源化利用及产业化技术研究与开发项目,每年利用废弃稀土尾砂2万多吨作为生产陶瓷产品的主要原料,直接产生经济效益1亿多元。

  昔日沟壑纵横、寸草不生的“光头山”变成果实累累、果香醉人的“花果山”“百花山”“聚宝山”,赣州废弃稀土矿山复绿走出了保护生态与促进经济融合发展之路。

  目前,赣州市又制定了新的目标,到2018年,基本解决历史遗留的废弃稀土矿山地质环境问题,使矿山的生态环境得到有效恢复与保护,筑牢南方地区重要生态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