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标志物的“食用”说明书,超全!



 

  肿瘤标志物的概念最早是在美国NCI人类免疫及肿瘤免疫诊断会议中提出来的,指肿瘤细胞表达或脱落到血液、其他体液及组织,宿主对于体内肿瘤反应而产生,并进入到体液或组织中的物质。

  至今,可供临床应用的肿瘤标志物已有100多种,对肿瘤标志物的分类多从生化性质及组织来源进行,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全面的标准。

  由于肿瘤发生、发展的原因至今还未完全解决,预示肿瘤发生的标志亦不明确。毫无疑问,肿瘤标志的定义还将会不断补充及修订。

  从实验室检测的角度,可将其分为:

  肿瘤标志物概述

  理想的血清/血浆肿瘤标志物应该是,正常人体血中不存在,微小肿瘤出现即可检出不同类型肿瘤应表达的特异抗原。

  但事实是,肿瘤特异抗原并未得到证实。

  血清/血浆肿瘤标志物的评估标准:

  

  肿瘤抗原的分类:

  

  肿瘤标志物升高就意味着肿瘤吗?

  单纯的肿瘤标志物的升高并不能代表什么,肿瘤标志物在临床的正确应用应该包括:筛查、协助诊断、预测治疗疗效预测预后等。

  影响肿瘤标志物的几大因素:

  这些情况导致肿瘤标志物出现假阳性结果:

  解析13种肿瘤标志物

  PSA(前列腺特异性抗原)

  PSA是前列腺癌(Pca)较为特异的标志,阳性率高于63%,用于诊断前列腺癌、鉴别转移性腺癌的来源、判断疗效和预后。

  需注意的是,PSA 只是前列腺上皮细胞的标志,并不是Pca细胞的特异标志。以临床常用的PSA正常范围0 ~ 4 ng/mL为标准筛选前列腺癌,结果尚不能令人满意。此外,Pca体积小时,血清/血浆PSA无明显增加。

  PSA正常范围上界随年龄上升而增加。前列腺检查操作,如直肠指诊、膀胱镜及前列腺穿刺活检均可引起增加,因此,实验室检查应在临床物理检查及器械检查之前。

  PSA升高(>4ng/ml)较直肠指诊提早诊断5-10年。

  AFP(甲胎蛋白)

  AFP是由卵黄囊及胚胎肝产生的一种分子量为70 000的糖蛋白,出生后水平下降,6个月时低于16μg/L,一年后维持正常成人值(< 5μg/L)。

  肝细胞性肝癌发生时明显升高,是诊断肝细胞性肝癌的常用指标,标准为高于500μg/L,阳性诊断率可达70%~90%。

  卵巢癌、20%胃癌或胰腺癌、5%结直肠癌或肺癌均亦可发现血清/血浆AFP水平升高,但是,升高水平均不及原发性肝癌患者。

  怀孕时可一时性升高,慢性肝炎及肝硬化患者血清/血浆内经常在中等水平。

  CA15-3(糖类抗原15-3)

  存在于多种腺癌内,如乳腺癌、肺腺癌、卵巢癌及胰腺癌。是监测乳腺癌的重要抗原,相关性较高。

  在识别乳腺癌的敏感性与特异性方面,CA15-3的作用优于CEA。

  CEA(癌胚抗原)

  CEA是最广谱的指标,它的升高可见于各种恶性肿瘤,作为诊断意义不大。手术后2~4周开始定期检查,可助于分析疗效、判断预后、监测复发及转移。

  CA19-9(糖类抗原19-9)

  与其它粘蛋白抗原相似,在多种腺癌中升高,是胰腺癌较为可靠的标志。

  测定CA19-9的水平有助于判断预后,与CEA联合使用可分辨胆结石与胆囊癌。

  此外,在胃液及血清/血浆中测定CA19-9及CEA,可提高筛选胃癌的敏感性及特异性。

  CA72-4

  可用于诊断与监视某些上皮肿瘤,特别是胃癌。

  CA125(糖类抗原125)

  正常胎儿及成人卵巢不表达CA125抗原。

  对于卵巢上皮癌敏感性高,但特异性不高。因为,其也存在于乳腺、肺、良性及恶性渗出液中。

  SCC(鳞状上皮细胞癌抗原)

  特异性高,敏感性低。牛皮癣、肾功能不全或肺、肝、乳腺的良性疾病、汗液污染,血清SCC也可以非特异性升高。

  NSE(神经元特异性烯醇化酶)

  NSE是小细胞肺癌及神经细胞瘤的肿瘤标志,对于小细胞肺癌的敏感性及特异性均高,可辅助诊断、鉴别诊断、并且监视病情和疗效。对于神经母细胞瘤也是一个有用的标志。

  值得注意的是,NSE也存在于红细胞、浆细胞及血小板中。因此,若发生溶血、或采血后停滞过长时间再分离血清/血浆、或离心不当使细胞破坏,均可导致NSE值升高。

  β2-microglobulin (β2 -微球蛋白)

  表达在大多数有核细胞表面。多用于证实淋巴增殖性疾病,如白血病、淋巴瘤及多发性骨髓瘤。其水平与肿瘤细胞数量、生长速率、预后及疾病活动性有关。

  Ferritin(铁蛋白)

  是一种铁结合蛋白,存在于各种组织。

  病理状态下释放到血液,不是肿瘤特异的标志,在多种癌症患者血液中均有不同程度的阳性率,肝癌患者的阳性率在70%以上,可辅助肝癌诊断。

  此外,在进展性乳腺癌患者,蛋白水平也有显著升高,可见与病程有关。

  CYFRA21-1(细胞角蛋白19片段 )

  是检测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首选肿瘤标志,由于敏感性较低,不能作为筛选及阳性诊断的工具,但是,其与瘤块生长趋势有关,所以,可与临床及放诊结合评价,较准确地测定肿瘤的扩展,作为制定策略的参考,以检查疗效及监视复发。

  EGFR(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其胞外段可作为肿瘤标志用于血清学检测。其胞外段可作为肿瘤标志用于血清学检测。

  临床7大肿瘤可应用的肿瘤标志物

  分析完不同的肿瘤标志物之后,对于不同类型的癌症,临床实验室常用的肿瘤标志物又有哪些呢?

癌症类型 可供临床实验室应用的标志物
胃癌

  CEA:可与其他指标联合应用判断胃癌化疗疗效、复发、转移。

  CA19-9:是胰腺癌较为可靠的标志。在判断胃癌患者临床分期方面,CA19-9比CEA更为敏感。

  CA72-4:与胃癌患者肿瘤分期、浆膜受累、肝转移、覆膜侵犯和术后生存期状况相关。

  PG:PGⅠ的水平及PGⅠ/Ⅱ的比值可作为一反映胃膜病变的指标。PGⅠ/Ⅱ的比值可代替X线间接摄影作为胃癌普查的一种筛查手段。

结直肠癌

  CEA:血清CEA的检测对于结直肠癌的早期诊不大,亦不适于正常人群结直肠癌的筛查。CEA水平升高通常见于结直肠癌复发而临床并未出现明显症状之前。

  便隐血检测:发现早期结直肠癌患者甚至胃癌患者的重要方式。

胰腺癌 CA19-9:升高有助于区分胰腺良恶性疾病。早期CA19-9敏感度较低,术后CA19-9未能降至正常者,表明有残余病灶。不是一个好的筛选方法。
小细胞肺癌 NSE:敏感度和特异度均很高,是目前SCLC患者的最佳标志。其他如CEA、AGP、CYFRA21-1等,不能辅助诊断,但是可能用来随访疗效。
非小细胞肺癌

  临床诊断尚无较理想的标志。经常使用的血清/血浆肿瘤标志物包括CYFRA21-1、CEA、SCC 、CA199及CA125等。

  CYFRA21-1:辅助诊断非小细胞肺癌的首选标准。

  CEA:对复发转移监测、疗效观察和预后评价有一定应用价值。

  CYFRA21-1和CEA在肺腺癌诊断中的敏感度相似,联合检测可将敏感度提高。

乳腺癌

  具有临床应用价值作为乳腺癌的标志,包括CEA、CA15-3、TPS、Her-2/neu及血管内皮生长因子( VEGF)等。

  联合应用CEA和CA15-3:联合检测对于乳腺癌预后判断具有较好的临床价值。

  血清Her-2/neu:继雌激素受体之后第二个乳腺癌预后因子。可监测乳腺癌复发转移及治疗效果,补充CA15-3及CEA的监测作用。

卵巢癌 CA125:在检测卵巢癌上较其他肿瘤标志的敏感度和特异度高,但在无症状妇女的筛查上,阳性预测值偏低。故一般健康体检不建议作此检测。

  最后,再来谈一谈血清/血浆肿瘤标志物临床应用要点:

  应该与患者病史、症状、体征、放射线、内窥镜、超声波及病理等检查结果综合分析,作为辅助诊断、判断疗效、监测复发及决定治疗策略的参考。

  由于血清/血浆肿瘤标志敏感度、特异度均受限,同时,考虑到“临界值”不理想、以及个体基础数值不同等,所以,不能以其独立作为诊断肿瘤的唯一依据。

  目前,临床检验血清/血浆肿瘤标志常规所应用的手段越来越精细,但仍难以达到肿瘤一出现即可检出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