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贷女孩不堪威胁自杀 放贷人不为盈利为“肉偿”蜂围蝶阵的意思



 

  今年20岁的大三女生王小舒是“裸条借贷”的当事人之一,因为想要删去手机通话记录被诈骗公司骗走4万元后,走上了靠手持身份证拍摄裸照作为抵押去贷款的道路。曾经通过澎湃新闻亲述自己经历的她近日再度受到放贷人威胁,并被要求以卖淫还债,于是王小舒选择向澎湃新闻求助。

  澎湃新闻联系了裸条频现的P2P平台――借贷宝,在其帮助下规劝王小舒报案,并于1月19日在甘肃定西火车站附近将犯罪嫌疑人杨某抓捕归案。

  半夜惊魂

  1月8日晚间9时许,王小舒向澎湃新闻记者发来了她的手臂的照片,让人不由得胆寒的是两条割痕。

王小舒与记者微信截图
王小舒与记者微信截图
王小舒与记者微信截图
王小舒与记者微信截图

  “我以前就自杀过了,”王小舒在微信中称,“我真的不想活了,放贷的刚刚打电话威胁我,让我今晚再交全裸视频给他,而且1月16号必须到他那里去,不然就把我之前的照片公布出去。”

  王小舒当天表现得很丧气:“我不敢惹他,他说啥我都顺着,一直在拖,我好累啊。”

  王小舒是一名在甘肃上大学的山东女生,2016年12月20日,通过QQ联系,放贷者杨某在微信上借给王小舒1000元,但实际到账的只有850元,因为150元被当做利息提前扣除,双方商定好周息15%。对方除了要求押裸照,还有运营商通话记录截图,所以放贷者握有王小舒的手机通讯录。截至向媒体求助时,王小舒已经还款300多,依然有550元的债务。放贷者威胁她必须在16日之前前往定西见面“肉偿”,否则将向王小舒的朋友公布裸照。

  实际上,除了这次摆在面前的危机,王小舒此前还有过两次“裸贷”经历。第一次发生在2015年6月,由于想删除自己的手机通话记录,在百度搜索并联系到相关公司后被诈骗,诈骗金额4万元,这些钱都来自朋友。为了偿还朋友的债务,王小舒通过QQ认识了放贷人蔡某,借3000元,周息30%,由于未按时还款,被威胁押裸照给放贷人。此后王小舒多次用支付宝转账数万元,还清所有欠款,但其裸照还押在蔡某手里,蔡某要求其去广东才可当面消除“裸条”,否则将裸照发给王小舒的朋友。后续王小舒对蔡某不予理睬,最终断了联系,对方才未采取进一步举措。

  由于这次裸条是在借贷宝记账,但用的是支付宝还款,这造成王小舒在借贷宝平台有11636元逾期记录。

  第二次“裸贷”发生在2016年7月,同样为还之前欠朋友的钱,王小舒在QQ上认识中介王某(女),借款3000元,抵押了裸照,在家人的帮助下,王小舒累计还款近5万元。2016年9月最后一次还款,王小舒向王某说了很多好话,最后不了了之。这两次“裸贷”造成王小舒很大的心理压力,曾数次尝试自杀。

  跨区域“肉偿”

  在王小舒求救后,澎湃新闻拨打了甘肃定西的报警电话,同时联系了正在进行“打裸行动”的借贷宝平台,虽然这次与杨某的借贷交易并没有通过借贷宝进行,但是由于王小舒是借贷宝用户,所以于1月11日,借贷宝派出3名用户权益保护部员工赶往甘肃说服王小舒报案,同时联络当地警方。

  杨某的QQ空间和微信页面的名字为“校园放贷中心”,可以看出其长期参与校园放贷,据王小舒讲,杨某只放甘肃省当地女大学生,放贷目的不只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能够让大学生“肉偿”,“不少兰州的女学生已经去找过他了,他跟我讲,很多女大学生定期和他见面,且有肉偿行为。”

杨某的微信界面
杨某的微信界面

  在杨某等放贷人这里,裸条已经形成具有上下游的色情产业链:女性拿裸照抵押,线下“肉偿”,并存在跨地域贩卖肉偿权利的情况。例如,裸贷女孩在北京,放贷人在上海,如果“肉偿”不便,放贷人会和裸贷女孩谈好肉偿条件,并将肉偿权利转卖给北京的放贷人。

  1月18日下午,王小舒和借贷宝员工一同抵达甘肃定西市安定区公安局。之后借贷宝工作人员陪同王小舒前往定西市安定区公安局报案、录口供。王小舒整理和打印的43页微信、QQ聊天、空间、QQ说说截图在报案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定西警方对裸贷和背后的“肉偿”交易行为高度重视,通过缜密侦查、信息比对,警方很快查明并锁定嫌疑人。

王小舒在警局报案
王小舒在警局报案

  1月19日,定西警方在定西火车站对面的酒店门口对犯罪嫌疑人杨某实施抓捕。警方从其手机中发现大量裸贷照片。审讯过程中,杨某向警方交代,已经对两个甘肃省内女孩实施“肉偿”。1月20日上午,定西警方以敲诈勒索罪对犯罪嫌疑人杨某进行刑事拘留。

  这件事之后,王小舒本来可以舒一口气,但是获悉了远在山东的母亲生重病住院的消息,又紧急返回山东老家。

  裸贷的女性不止王小舒一个,而放贷人也不仅仅是本案中的杨某一人,目前多地警方陆续开始抓捕犯罪嫌疑人,但这条隐秘色情产业链的操纵者们有不少还在活跃。